Insert title here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資訊>>科技
工業互聯網: 走深向實,助力數字經濟發展
發佈人:來康聖      信息來源:新華網      發佈日期:2021-03-13 14:34:11      瀏覽次數:2519次

作為直接服務工業的數字經濟新賽道,工業互聯網已經應用到原材料、裝備製造等37個國民經濟重點行業,應用場景正在由銷售、物流等外圍環節向研發、生產控制、檢測等內部環節延伸。

徐曉蘭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業互聯網研究院院長

“發展工業互聯網,搭建更多共性技術研發平台,提升中小微企業創新能力和專業化水平……”今年,工業互聯網被再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

3月10日,帶着11份建議上會的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業互聯網研究院院長徐曉蘭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説:“作為直接服務工業的數字經濟新賽道,工業互聯網已經應用到原材料、裝備製造等37個國民經濟重點行業,應用場景正在由銷售、物流等外圍環節向研發、生產控制、檢測等內部環節延伸。”

“十四五”時期,我國工業互聯網行業將在平台創新升級、行業深度賦能、新興技術融合應用、生態體系構建等方面邁上新台階。


我國工業互聯網發展呈現“體系化”特徵

什麼是工業互聯網?在中國科學院院士梅宏看來,工業互聯網是重塑工業生產製造與服務體系,實現產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發展的重要基礎設施,具有多學科交叉、多應用驅動、多技術融合的內涵。

美國、歐洲和亞太是當前工業互聯網平台發展的焦點地區,雖然各國對工業互聯網的定義有所區別,但在目標、方向、體系架構等方面可謂異曲同工,均強調數據與工業的深度融合。

浪潮雲董事長兼CEO肖雪介紹,美國、德國等國家歷來對工業互聯網高度重視,美國發布《美國先進製造領導力戰略》,併成立數字製造與設計創新中心重點支持先進製造工廠。德國將信息物理系統(CPS)作為工業4.0的核心,十分看重數據在數字化轉型中的重要作用。

“各國工業互聯網的推進路徑亦有所差異。美國強調以新一代信息技術為主導賦能產業,實現自上向下的推進。以德國為代表的西歐國家工業化、高端製造全球領先,自下向上地發展工業互聯網。我國在工業互聯網發展上的顯著特徵則是‘體系化’,在製造企業和信息通信企業兩端發力。”肖雪説。

在肖雪看來,我國工業互聯網發展取得的積極進展表現在幾個方面:政策體系逐步完善;網絡體系加速建設,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體系實現了從0到1的突破;平台體系快速壯大;安全體系逐步構築;融合應用不斷深入,並形成智能化製造、網絡化協同、服務化延伸、個性化定製、數字化管理五大典型模式;產業生態集聚效應初顯;“5G+工業互聯網”融合發展創新活躍。

《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中提到,“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同各產業深度融合,推動先進製造業集羣發展”“系統佈局新型基礎設施,加快第五代移動通信、工業互聯網、大數據中心等建設”。

肖雪認為,數字工業化、工業數字化和數據智能是實現工業互聯網預期發展目標最需要突破的關鍵點,同時,應加快工業基礎設施建設,推進設備鏈接與大數據運用能力,以企業為主導,充分發揮“數據+AI”價值,實施智能化改造。


發揮在數字經濟“下半場”的支撐作用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黃羣慧指出,以工業互聯網為代表的新型基礎設施是我國形成新發展格局的必要條件之一,能夠切實促進我國製造業高質量發展,為我國“雙循環”新發展格局提供強有力的支撐。

數字經濟作為推動生產力發展的重要經濟形態,被寫入2020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報告,其中有效發揮產業數字化、數字產業化以及數據價值是其核心內涵。

“作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重要基石,工業互聯網為產業數字化提供了關鍵基礎設施支撐和產業生態基礎,成為數字經濟創新發展的關鍵支撐,推動數字經濟進一步向實體經濟更多行業、更多場景延伸。”徐曉蘭説。

隨着數字經濟在實體經濟中的持續融合滲透,產業數字化發展的潛力巨大。據相關機構測算,產業數字化佔數字經濟比重已超過80%,成為數字經濟發展的主導力量,數字經濟的發展已經進入“下半場”。

對於如何有效發揮工業互聯網在數字經濟發展“下半場”中的關鍵支撐作用,徐曉蘭提出三點建議:

首先,繼續強化政策引導,加大對產業支持力度,加速產業數字化過程中的重點產業培育,支持工業互聯網企業做強做優,培育一批工業互聯網技術創新企業、系統解決方案供應商和運營服務商,打造一批可複製、可推廣的發展模式和典型應用場景。

其次,進一步加大技改資金投入,將技改資金從針對傳統設備、技術的投入轉向對產業基礎數字化水平提升的投入,分階段、分行業有序推進工業互聯網的應用,助力產業數字化程度的進一步加深。進一步推動國家工業互聯網大數據中心在全國範圍內的體系化建設,構建工業數據資源管理體系,強化工業數據匯聚能力,更好地發揮基於數據的服務能力,夯實產業數字化發展基礎。

此外,還要推動工業互聯網領域的產融合作持續深化,加大產業基金的引導作用,確保社會資本流向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關鍵領域,加大對於新技術創新的支持力度;積極探索建立基於實時生產經營數據的徵信系統,建立詳實完備的企業動態信息庫,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


深度賦能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

如徐曉蘭所言,“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是製造業數字化轉型的主戰場,是促進產業基礎高級化的關鍵。”

但不可否認的是,雖然我國中小企業藉助工業互聯網實現數字化升級已經取得階段性進展,但中小企業的轉型發展有自身的特色和內驅邏輯,同時也存在基礎薄弱、資金缺乏、人才貧瘠等實際挑戰,中小企業的發展潛力尚未得到充分激活。

據來自山東省、江蘇省、湖南省、廣東省、重慶市的684家中小企業的調研數據,僅不到10%的中小企業處於深度應用階段,超過60%中小企業數字化設備連接率低於40%,近50%中小企業信息系統覆蓋率低於40%、設備聯網率低於40%,我國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尚處於初級階段。

顯然,工業互聯網平台賦能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尚不深入。

從供給端看,工業互聯網服務商應用雲化和平台化進展緩慢。工業軟件服務商偏重線下服務,多數產品應用未實現微服務化的解耦與重構,在數據智能、敏捷開發、高效運營、移動協同等多項能力方面存在嚴重發展滯後。

從需求端來看,企業應用平台尚處於淺層次,數據功能和工業App等均處於淺層次應用水平。中小企業實現常規能力提升,但產品創新、模式創新和技術創新能力提升成效尚未凸顯。

“亟須推動專精特新‘小巨人’量質齊升,做實、做深、做優製造業態;構建多層次工業互聯網相關公共服務體系,推動中小企業上雲上平台;加快推廣新興技術應用和業務場景融合,提升平台服務中小企業能力;構建工業互聯網產業生態,推動大中小企業融通發展;完善工業互聯網平台核心技術標準體系,推動平台間互聯互通。”徐曉蘭説。


未來技術與應用需同時強化

梅宏説:“隨着工業互聯網技術、標準、形態的不斷髮展和成熟,工業互聯網最終將在製造、能源、交通、醫療等行業深度應用融合,並帶來革命性的產業變革。”

談及《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行動計劃(2021—2023年)》提出的11項重點行動和十大重點工程,肖雪説:“它們鎖定了工業互聯網發展中的深層次難點、痛點。但是國內工業企業首先要完成企業數字化補課(產業基礎再造工程),面向企業場景、需求等先完成設備聯網、企業信息化,從而實現數據互聯互通。”

儘管工業互聯網使工業經濟各要素資源高效共享,催生了全新的工業生產方式與企業形態,但梅宏指出,工業互聯網在應用上還沒有固定模式,技術落地面臨諸多現實困難,接下來的發展需要“蹄疾步穩求實效”,需要技術與應用兩手抓。

梅宏強調,各行各業千差萬別,企業信息化水平參差不齊,發展工業互聯網應該成熟一家企業落地一家企業,成熟一個行業落地一個行業,部署工業互聯網應該以問題為導向。

梅宏説:“中國工業互聯網的發展,還需要解決工業智能感知、工業互聯與信息集成、工業大數據與工業智能、工業互聯網柔性控制、工業互聯網平台軟件、工業互聯網安全等6個關鍵技術方向的挑戰。”

“以體系化培育夯實我國工業互聯網產業基礎。”徐曉蘭建議,應聚焦工業互聯網產業關鍵環節加強培育,着重加強對工業互聯網硬件、軟件和集成應用三大關鍵環節中的若干類別的培育。其中,硬件部分重點支持類別包括工業芯片、智能工控設備等。軟件部分重點支持工業操作系統、平台化智能工業軟件等。集成應用部分重點支持專業平台集成應用、工業SaaS開發與服務、工業安全集成服務等。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繫。返回首頁
更多新聞,歡迎掃描上方二維碼關注百靈網官方微信(beelink1998515)
您看完此新聞的心情是
點贊有0人與您觀點相同
熱點專題
熱點新聞
Insert title here